联系我们

  • 地址:安徽省巢湖市长江西路197号
  • 邮编:238000
  • 电话:13966351001
  • 邮箱:345795787@qq.com

充电桩竞争升维后的困境与希冀

文章出处:本站    人气:1330    发表时间:2020-01-25 16:24:35

在新基建的风口下,充电桩行业再度升温,只是盈利难题依然待解,用户流量是好的解药吗?

新基建风起,充电桩再涌热潮。

就在个多星期前,电网正式宣布将在18个省市同时开建126个充电桩项目,今年计划投资27亿元,新增7.8万个充电桩。

几乎同时,南方电网也推出大手笔规划,未来4年,南方电网将投资251亿元投建充电设施,建成大规模集中充电站150座,充电桩38万个,为现有数量的10倍以上。

不难理解,两大电网加码充电桩是响应中央加快“新基建”的决策部署,积发挥央企职能,以应对新冠疫情影响和经济下行压力。

而从企业经角度看,国网和南网无不是在为掘金充电桩背后的万亿蓝海布局。

作为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基础配套设施,充电桩的发展支撑着新能源汽车的规模化发展,而新能源汽车被看作拉动内需的核心产业之。

充电桩同时具备能源属性和数字属性,融合通讯技术、数字技术、能源互联网技术,是用户流量和数据的巨大接口,是未来能源互联网的重要环节。

我国的充电桩建设发轫于2010年,国网早涉足。而随着新能源汽车的放量,国内掀起充电桩发展热潮,涌现出特来电、星星充电、普天新能源、云快充、南网等大批玩家。

然而,疯狂跑马圈地之后,企业不得不面临盈利困境与高企的资金压力。行业拉开洗大幕,同时开始向互联网式的平台转型,掀起用户流量争夺战。坐拥流量势的互联网大鳄,阿里和滴滴等也先后入局。

在新基建的风口下,充电桩行业争夺战再次升温,只是盈利难题依然待解,用户流量是好的解药吗?

第二次浪潮

疫情全面爆发前,在2020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,特来电董事长于德翔曾非常肯定地表示,充电行业的窗口期没有三年,可能到2021年底就关闭了。

如果没有疫情黑天鹅,于德翔的判断或许毫不为过。国内充电桩行业的格局已经日趋明朗。根据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发布的数据,截至2019年12月,在充电运营企业中,特来电、星星充电、国网位列前三,分别运营着14.8万根、12万根、9.58万根充电桩。

此外,运营数量超过1万根的还有云快充、依威能源、上汽安悦、中国普天、深圳车电网运营等,前8家占到9成市场。

但是,随着队重磅加码,行业窗口期将定程度延长,行业格局再生变数。

“国网和南方电网的加入不会对现有的市场格局造成冲击。”特来电品部人士对「角马能源」表示。

事实上,特来电也在巩固自己的江湖地位。3月5日,特来电成功完成A轮融资计划,共获得来自国调基金、国新资本、鼎晖投资衔投资的13.5亿元人民币的投资。

已经在充电桩行业摸爬滚打10多年,普天新能源(上海)总经理陈兵把这次新基建带来的热潮称作“第二次浪潮”。他指出,“不同于第次跑马圈地的疯狂,现在包括资本和行业在内,都更加谨慎和理性。行业将偏重更加系统化规划,也将更多思考盈利问题。”

我国充电桩产业的发展起始于10年前,当年,发布《十城千辆新能源电动车推广计划》,国网先从中嗅到商机,开始在充电桩域有所布局。

2015年,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》、《电动汽车充电设施基础设施发展(2015-2020)》等两份顶层设计文件出台,成为行业重要推动力量。

随后,大批玩家涌入充电桩行业。有数据显示,到2017年,国内公共充电基础设施运营商就高达千余家。

但充电桩行业本身属于重资产运营,前期投入规模大,回报周期长,资金运营压力大;同时,由于充电桩利用率低、营收方式单,行业普遍面临亏损困境。

疯狂跑马圈地后,行业弊病尽显,僵尸桩的情况广受诟病,大批企业遭遇淘汰命运。“看起来性感,现实很骨干。”陈兵如此形容充电桩行业。

即使是行业头羊,特来电盈利情况也存疑。2019年4月,于德翔为特锐德股东们写信称,旗下公司特来电2018年跨过盈亏平衡线,开始盈利。但有业内人士表示,对这说法表示怀疑。

目前,充电运营商的盈利模式较为单,主要现金流是电费差价+服务费。而现金流又受制于充电桩的利用率。

从细分域来看,充电桩市场分为专用充电桩、个人充电桩和公共充电桩三个域。

比较来看,专用充电桩主要针对公交、出租车等运营单位,充电桩利用率有保证,同时电量需求大,盈利情况比较乐观。

位在北京地区从事充电桩建设和开发的人士向「角马能源」透露,“公交大巴次就要充几百度电,再加上服务费,基本上稳赚不赔。”

再看私人桩,在充电桩中占比57.7%,但对充电桩运营商而言,盈利空间有限,更多是单次设备销售的利润。

公共充电桩是整个行业盈利难点,主要是利用率难以保证。根本原因是我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仍然较低。而企业为圈地,铺设大量充电桩。

此外,充电场站的利用率还受到诸多因素限制。特来电向「角马能源」提供的份材料显示,利用率较高的场站,除所在城市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较高外,还需要处在商业核心或交通枢纽,单位充电费不超过1.5元/度,免费停车不少于1小时等因素。

流量解药?

在背负沉重的资金包袱后,充电桩玩家也在改变策略。

3月12日,国网发起“寻找合伙人”活动,国网将寻求与个人充电桩、桩群用户、生产企业、场地方与资金方合作。同样,特来电的APP上也在推广类似性质的活动。

上述举措,在缓解资金压力之外,更是场在数据层面的争夺战。

充电桩的价值远远超过充电功能,端连着用户,端连接电网,充电网络集合了能源、支付、汽车、用户等方方面面的大数据。在物理连接之外,更有在云端的数据连接和积累。

而在海量数据之上,可以改变单盈利模式,通过增值服务或数据价值挖掘而实现变现,甚至营造出新生态。

为了争抢用户和流量,除自营充电桩外,行业间开始了更多的合纵连横。

特来电甚至牵手国网、南网等企业,设立充电合资公司。而这只是其转型策略的落下的枚棋子。两年前,特来电宣布从单充电桩投建的重资产持有,转型为以充电网运营为主的轻资产开放平台模式。

于德翔曾多次强调,如果只是简单地弄堆充电桩,那只能死路条。

国网也在发力能源互联网平台建设。其旗下的e充电APP累计接入充电桩45.7万个,覆盖全国总量的85%以上,实现与南方电网、特来电、普天新能源、星星充电等运营商互联互通。

滴滴、阿里旗下高德地图等凭借本身的流量势,也加入战局。以滴滴为例,目前其旗下小桔充电已经链接到2万个快充桩,覆盖全国40余座城市。

互联网化转型直接的效果,就是通过用户导流,提高充电桩的利用率,从而增加营收。

上述北京地区人士表示,他们自建的充电桩已经接入滴滴平台,能够盈利的都是和滴滴有合作的,会引流,引到地方充电。

但是,要用户流量解决盈利难题,将要经历漫长过程。滴滴和美团就是典型参照。

经过多轮厮杀,滴滴和美团均已是互联网域的顶级流量平台。然而与地位不符的是,两者的盈利征程颇为艰辛。

不久前,美团发布2019年财报显示,经调整后,美团2019年的净利润为46.6亿元,实现年盈利。走过盈亏平衡线,美团花费9年时间。

而比美团晚两年成立的滴滴,还在盈利的路上,仅2018年亏损就高达109亿元。

两家巨头的营收均主要依靠抽成和佣金,而为了吸引用户,都走过烧钱补贴的道路。然而,车主和用户的忠诚度有限,对价格非常敏感,抽成提高或者减少补贴,都会导致流量丢失。因此,在佣金和抽成调整上,美团和滴滴直与用户做着微妙博弈。

充电桩网络主要以“电费差价+服务费”盈利,如果充电费用高,用户可能流失。因此,充电桩运营商在这模式上的营收天花板偏低。

然而,用户流量是争夺V2G这片更广阔蓝海的基础。

V2G可以实现双向充放电,为电网提供柔性支撑,发挥削峰填谷作用。这样的情况下,新能源汽车反而成为车主收益工具。

“充电运营商联动用户和电网,是V2G商业模式的核心支撑,届时,运营商的盈利模式和整个利益链都将实现再造。”陈兵表示。他还指出,“到时候,可能消费者充电就免费了,而我们赚的是产业链的钱。”

清华四川能源互联网研究院李立理博士预测,到2030年,假如50%的车型具有V2G条件的话,储能潜力将超过4000KWh,远期5-6亿量保有量测算,V2G意味着万亿KWh级别的能量交易和千亿级金额交易。

然而,要到达汪洋大海,充电桩行业恐怕走得更加艰辛。滴滴和美团的发展是典型的互联网故事,运营模式+资本加持,赢得大用户流量,就能走到头部。

充电桩行业还担负着线下重资产的负担。充电桩行业横跨电力电子、能源、大数据等多个行业,而且技术在不断迭代。除网络化、平台化运作,还要夯实产品和技术根基。

此外,充电网络建设本身具有地产属性,拿地也是行业瓶颈。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「角马能源」,国网、特来电等推出合伙人计划,有很大部分原因是拿不到合规合理的建设用地。


标签:
相关文章
    暂时没有数据

联系我们

固话:13966351001

手机:13966351001